鳥聲啁啾,蝴蝶飛舞。

諾大的花園中坐著兩名少女,手中拿著書、閒來無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這時,一名淡綠色長髮、青色瞳眸,有點大姐樣的少女突然出現,大聲嚷道:「喂喂喂!銀夜、蝶!那幾個老頭說要把我們丟下去歷劫啦!

但那兩名少女卻絲毫沒被嚇到,銀色長髮、紅色瞳眸的少女默默的從書上抬起頭,漾開了一抹微笑:「森月,那很好啊,我好久好久沒有下凡了呢。而且,你不是也想看看動物們嗎?」

而深藍色長髮,有著金紅異瞳的少女簡簡單單的應了一句:「恩。」

森月慌張的說:「可是,他們說如果沒有完成該有的任務,就不要回來欸……..還有,你們好淡定,銀夜你還在笑!笑毛啊!蝶妳句點我做什麼啊喂!我們人生地不熟的,要怎麼辦啦!!」

「那就讓人下凡勘查一遍吧。還有妳驚嘆號不要用那麼多。」銀夜淡定說。

「再說。」翻下一頁。

「我不要去喔,銀夜去。」森月燦笑,「為、為什麼?」嘴角抽了抽。

「因為是妳提議的啊!所以當然,妳去。」森月理所當然地說。

「喂,我是說派人……算了,我自己去好了。」在心裡暗暗的怨嘆誤交損友,銀夜一縱身跳入了凡間。

 

~我是可愛的分界線(走開)~

 

放鬆、放鬆身體。

銀夜在心底默念著。

一彈指,四周的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讓她慢慢的穩住了身子,飛在空中。

化為大氣,吾身無息、無人知曉。導正偏離的時間之軌,我為八百萬神之修羅神、歷劫時之前不參與歷史,隱。

一揮手,空氣之間異樣的感覺慢慢的散去了。月亮從烏雲中露出頭來。

是紅色的,血光映照著世界。

銀夜暗叫不妙,導正時間太晚,終究是造成了災禍。

如果不導正神來到世間所造成的扭曲時空,那麼就一定會發生不尋常的事,有大有小、有善有惡。

而修羅所經之處,必有血災。

那麼,是那裡?血腥味是從那裡飄散開來的?

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被深深的刻印在她的眼底,多年前的景象尤如昨日。

沙忍村、木葉村。岩忍村、霧忍村。

還有很多很多…

新成立的村子也好多。

渦潮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當初自己認識的人是否全都凋零?

…………

算了,正事要緊。

甩了甩頭,將那些令人渴望的念頭撚初腦袋,銀夜無聲的停在沙忍村的上空。

她看到,有一個孩子,在哭泣。

四周環繞著破碎的房屋及崩塌的街道,瘦小的孩子顫抖著身軀,額上的愛字是再也抹不去的痛苦印記。

似乎…太遲了呢。

銀夜低垂眼簾。

她看到了,這孩子的未來。

悲慘黑暗卻又無助,染滿血腥的雙手只不過是偽裝。

沒有人殺得了他,於是他就一直一直的殺人。

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

最後的下場是被某個組織抓走,抽出尾獸而死。

全村上下受到生命威嚇的人麼無不鬆了口氣。

可悲可憐又可恨的生命就這樣殞落。

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銀夜想著。

都是她害的。

如果她再早一點導正,就不會這樣了。

現在,她得修正自己造成的過錯

是誰要她下來的阿,明明知道每次都會這樣。

銀夜瞇起了眼,然後、啟唇。

黑夜的來臨阿,星光無燦。

如鏡的冰湖上倒映著融化的太陽,

月色如願以償的君臨天下。

毀壞的世界崩離的時空,

扭曲的時間開啟了罪惡的門扉。

安靜的無聲的,大家都睡吧,躺下吧。

這個黑暗的世界不需要有任何的光亮。

睡吧,睡吧,星光無燦。

黑夜主宰中不需要有任何希望。

歌聲一落,手臂輕揚。

四周安靜得彷彿睡著了一般,毫無聲息。

猛然的一指向男孩,強大的氣流突然爆了開來,使得本就散毀的房屋更加的支離破碎。

男孩抬起頭,卻什麼也看不到。

然後,一張笑臉浮現眼前。

睡吧,那個人說。

不知怎的,男孩緩緩的、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眼睛翻白,往後一倒失去了意識。

狂風就漸漸的凝固、停止,定在他的身上。

月亮緩緩的退去血色。

 

「神祉的祝福。」銀夜喃道「這樣就夠了吧。」

但修羅的祝福可不會那麼的溫和。

算了,已經不干她的事了。

銀夜一腳踏上的未崩塌的房屋牆壁,放任自己的身子往後倒。

然後,消失在空氣之中。

探查完畢,回去了。

 

喔耶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把以前的文修一修。

後面的新段落是我得意之作ˊˇˋ

創作者介紹

官方已出梗,後續留簿本

星空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月城夜琉
  • 怎沒男生啊!(拍桌
    是說好想看下文!!!
    我要催稿ING囉!(邪笑
    把驗證碼關掉!!!
  • 唉........
    沒辦法呀.....
    我現在備進電腦所以只能偷玩時間又很短,所以只能一次一次慢慢滴碼了
    要怎把驗證碼關掉啊??

    星空蘭 於 2012/11/24 17:09 回覆

  • 月城夜琉
  • 管理後台左欄有基本/進階設定,去裡面找 留言驗證碼 點 不顯示就好了!
  • 好了~~

    星空蘭 於 2012/11/25 10: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